效率的高低
2019-03-02 10:37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作为北京市政协委员,安庭始终以宽广的视角和深层的分析,紧紧围绕首都改革发展的重点工作积极议政建言。他的《关于将北京市剧场(院)定位为准公益性的文化设施的提案》和《关于打造首都文化名片,促进北京地区旅游演出市场繁荣健康发展的提案》荣获北京市政协2010—2011年度优秀提案。在安庭看来,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中蕴含的精神价值,对于传递社会正能量、促进社会和谐、推动创新创业发展有着强大的、不可低估的作用。

在制定《云南的响声》巡演路线时,安庭并没有按常规出牌。一般演出要打出市场、打出知名度,第一站一定要攻占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市场,但他却把北京放在了整个巡演的中间位置——云南首演后一路奔北京,再向南经成都演回云南。一看这张路线图很多人吓了一跳,但安庭认为,这样选择,一是考虑成本,二是考虑宣传。“这样一个100多人的团队,交通成本很高,应该用最近的路途,最简洁的方式来制定路线;另一方面,一地的演出往往会辐射到附近的城市,而在演出到北京之前,一路的宣传就在京城有所耳闻,让观众期待。”最终,这次巡演非常成功,而这条路线也因宣传前置而取得了“艺术与商业的完美结合”。

上世纪80年代末,毕业后的安庭进入北京保利剧院,负责演出方面的工作。几年的忙碌给了安庭不少历练,而1996年冬天的一次车祸让他静下心来反复思考自己的生活。“当时国内的演出市场正快速走向开放,市场需要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提供服务。”回忆创业时的想法,安庭说,尽管当时资金、政策等方面的支持远不如今天,但自己有一份对文化事业的情怀,对自我创业的信心,“文化演出无论从内容上还是市场营销方式上都要与国际接轨,我想成为立于涛头的‘弄潮儿’” 。

失败的经历并没有打垮安庭,“要抓住市场需求,瞄准既有艺术水准又获得市场好评的演出项目,在市场营销方面取得突破”。沿着这一思路,安庭“抢”来了与杨丽萍的合作。

1997年,仅揣着3000元资金的安庭开始创业,在向朋友借的招待所客房里,公司就算开张了。安庭接到的第一笔生意是引进黄梅戏《天仙配》。当时他亲自去安徽合肥联系好剧团,安排好相关演出事宜,但算账后发现,如果启动演出,根本没法挣钱——剧团60人吃饭、住宿、交通的费用,加上道具运输费和付给剧团的演出费,就是很重的负担,同时戏剧团少有赞助商,算来算去都是亏损,最后这个项目胎死腹中。

2004年,杨丽萍受邀到北京演出《云南映象》,共演了4场,观众反响热烈。安庭直接就去了演出现场,找到负责人洽谈日后合作事宜。当时已经有很多演出公司都在和杨丽萍联系,争着做商演。不过,大多数公司都是通过打电话、发传真的方式在联系她,而安庭不是这样,在得知演出档期之后,他先下手为强,订好剧场,买好机票,直接就去云南找到杨丽萍,说演出的所有准备工作都已做好,合同也在这里,可以马上签约。就这样,他签下了杨丽萍的5场演出。后来同行的朋友调侃,说他动作太快了,他笑言:“当你们都动嘴的时候,我已经动腿了。”

后来杨丽萍的《云南映象》原本计划演5天,每天1场,因为市场反响好,除了第一天因为彩排没有加场之外,余下的4天每天加演1场,共演出9场。票房特别火爆,两天就把加场票卖光了。

在《云南的响声》剧本和排练都没开始之前,杨丽萍只是有了一个剧目的大致想法,但她却问安庭能不能先把整个市场做下来。虽然之前做过很多演出,但像这种两手空空,一没剧照二没故事梗概的项目还真没碰到过,但安庭当即就预订了50场。“我在思考文化产品独特的经销之路——特殊的项目能不能用特殊的推广方式呢?有杨丽萍的影响力,有强大的客户群,演出是不是也可以像期货那样,预售票房呢?”于是,一张杨丽萍的生活照,一个名字——《云南映象》姊妹篇,这最单纯的元素构成了它的宣传页。带着这个宣传页,安庭拜访了很多演出客户,1个月下来,首轮巡演50场演出全部售罄。

2014年,在安庭的运作下,希肯与世界最大的票务公司琵雅票务合作,引进国外的票务营销方式和营销渠道,创新互联网票务营销模式,带动国内票务的营销发展和渠道建立。

市场的运作与营销需要有敏锐的眼光和创新的思维,还没开始彩排,《云南的响声》前期的创作、排练、服装、灯光所有的费用已全部到账。这个项目的操作模式被评价为开拓了一种独特创新的营销之路,就像期货一样,以宣传、包装让观众预知,加之杨丽萍自身的影响力和对演出未来的描述,深深吸引了观众。不高的报价和火爆的票房让《云南的响声》第一轮50场演出包出之后,第二轮的30场档期迅速排满,并于第二年3月赴日本演出。

而在幕后,一手操刀将大型舞剧《孔雀》用营销新模式成功推向市场,成就了这部经典剧目和不凡票房的人,正是北京希肯国际文化艺术集团董事长、北京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营销总监安庭。16年里,他以一份不忘初心的文化情怀,凭借毅力与决心,通过商业桥梁把近百部国内外经典名剧、艺术演出推向市场,让国人共享佳作。作为第十二届北京市政协常委、市政协教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市工商联副主席,安庭把履职建言视为己任,积极撰写提案,为首都文化事业发展献计出力。

16年来,安庭正是将他对文化领域的那份执著,全部注入到他做人、做事之中,从演出公司到艺术品和院线投资,安庭这种多元化、跳跃式的发展,成为许多中小文化企业的效仿对象,为正在发展中的文化市场注入了一针强心剂。面对文化产业的时代强音,安庭说:“文化产业不是一家文化企业就可以做好的事情,大的文化产业要跨领域、跨行业,形成产业链,才能有更大的发展。”

分析当下文化演艺产业的现状,安庭指出,水平参差不齐、发展不平衡是首要问题。“文化的特性是浸润和溶解,对于京津冀文化协同发展这个系统工程而言,进度的快慢,效率的高低,均需依赖众多领域的共同发展,需要以‘互通互补’为导向。”安庭建议,成立京津冀演出剧院一体化联盟,拉动区域演艺合作交流。打造京津冀文创演出季,为京津冀文化企业设立内容丰富的文化交易平台,促使更多的文化企业在演出季中获得优秀的资源和空间。此外,建立多元化的京津冀文化一体化网络平台,逐步实现京津冀文化产业综合一体化接待能力,如提前联网旅游交通、酒店接待、饮食服务等,使文化满足人们休闲生活的新追求。

“这样的成绩确实是之前没想到的,成功的案例也让我学到了很多。”安庭总结说,希肯的成功,得益于不只走演出经纪的唯一路线,而是投资好的剧目,将剧目出品人和演出经纪人两者结合为一体,这是有别于国内演出经纪公司的经营模式。而这种模式,安庭用市场检验,证明了它的成功。

2015年3月,京津冀共同签署了《京津冀演艺领域深化合作协议》。“演出业从未获得过如此之大的机遇,当下正是奋起勃发的好时机。”京津冀演艺合作的大幕开启,让安庭感受到力量,更意识到责任。

通过调研,博物馆、美术馆、科技馆等公共文化服务设施利用率不高、参与度较低的问题也引起了安庭的关注。对此,他在《关于提高我市公共文化服务设施利用率的提案》中提出三点建议:一是将公共文化服务有效纳入公共财政保障。随着群众文化需求的提高,基本公共文化服务的标准和水平也应该随之提高,相应的经费保障也应该进一步加强,建立起持续增长的公共文化服务经费投入机制。二是推进文化管理体制改革,加强整合文化资源力度,实现公共文化服务的集成化供给。三是改革文化投融资管理体制,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事业建设。对社会力量兴办的非营利性文化团体和项目,政府应该给予扶持,未来的公共文化服务产品和供给,应该是以政府为主、社会参与、共同管理。

从杨丽萍的《云南映象》、《孔雀》到葛优的《西望长安》;从东方歌舞团的《三宝影视作品交响视听音乐会》到小柯原创音乐剧《凭什么我爱你》……在演出市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安庭认为演出产业的特点在于“精”,只有把演出内容做精了,才能赢得市场。发展的重点应在兼顾产品数量增长的同时关注产品质量的提高,推出真正适应市场不同需求的精品剧目。

《云南映象》的合作让杨丽萍对希肯国际演出有限公司的操作能力、宣传能力和市场运行能力都非常认可,日后的合作也就顺理成章了,《云南的响声》便是其中之一。

2012年龙年春晚,杨丽萍团队带来的《雀之恋》成就了舞台上经久不息的“孔雀传说”。

“构筑新的、更强大的京津冀文化体,这是京津冀文化协同发展的奠基性工作。”在《关于努力抓住发展战略机遇,推动京津冀文化协同发展的提案》中,安庭详细分析了京津冀三地文脉的特色和产业潜力。他认为,北京拥有六朝都城的宫廷文化、民间的四合院和胡同文化等无一不能成为未来演出市场强有力的内容血液;天津妈祖文化对港澳台同胞的汇集能力不可小视,军旅文化的展示能力、漕运文化的地理特征都将成为京津冀文化协同的共享资源;具备多个历史文化名城的河北,其文化更多地在于民间特色,孟姜女的传说、剪纸泥塑、承德轻音会、河北战鼓擂、梆子曲艺、烧染手工等众多丰富多彩的民间艺术早已形成了多种多样的故事形态,等待着京津冀文化协同去开发。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gyxtt.com.cn香港开奖现场直播,香港天空与你同行,本港台j2开奖现场直播,六开彩奖现场报码版权所有